当前位置:首页 > 平面 > 刘强:读书是件幸福的事

刘强:读书是件幸福的事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0-15 08:00:01

作者简介



刘强,字守中,别号有竹居主人。现为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同济人文通识教育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诗学研究集刊《原诗》主编。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兼任守中书院山长、明伦书院名誉山长、台湾东华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文学与文化、先秦诸子经典、古典诗学、笔记小说等。近年来致力于传统文化经典的现代阐释与传播。已出版《世说新语会评》、《曾胡治兵语录译注》、《有刺的书囊》、《竹林七贤》、《惊艳台湾》、《世说学引论》、《有竹居新评世说新语》、《魏晋风流十讲》、《清世说新语校注》、《论语新识》、《古诗写意》、《世说三昧》等十余种。


读书是件幸福的事。——这是我一次演讲的题目。


在演讲的开头,我送给大家一句我的“格言”:在这个世界上,人所创造的所有东西中,最可爱、也最值得爱的有两个:一个是人;另一个,就是——书。


我很庆幸:大化流行,自己幸而做了人;人间万象,自己幸而爱上了书。


爱上书,真是人生命中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最值得珍惜的一个缘。


一个爱上书的人,无论命运多么坎坷多艰,都不能说自己是不幸的,因为你比那些不爱书的人,更懂得体察宇宙,品味人生,感受痛苦,领略幸福。


一个爱上书的人,哪怕生命很短暂,都是值得一过的人生,因为在阅读中,你接通了天地往复之真气,尚友了古今拔萃之高人,延长了灵昭不昧之慧命。



回首往事,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荒诞感和宿命感。


我的出身既非书香门第,又非知识分子家庭,父母亲生于战乱年代,虽属“根正苗红”的转业干部,然皆未能完成小学教育,他们之所以还能识文断字,都是后来辛苦自学的。作为五个子女的“老幺”,生于“文革”中后期的我,在那样一个“读书无用”的时代,究竟是怎么爱上书的?又是怎样成为一个读书人、甚至写书人的?把人生的日历倒过去翻一翻,常常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父亲“望子成龙”,假期里,他一上班就把我反锁在家里学习,让同龄小朋友“探监”似的在窗外“窥探”、发出万分同情的感叹;如果我们那个偏僻的小县城,没有一家国营的新华书店,书店的柜台里不是经常陈列着一本本文学书;如果初中三年,我不是经常翻阅一本叫做《作文》的杂志,在每一期的杂志封二,都能见识到当代作家的照片和寄语,从此知道当作家不是鲁迅、老舍们的专利;


如果1984和1985年的那两个暑假,父母没有允许热爱绘画的我去参加县文化馆办的暑期美术班,开阔视野,广交朋友;如果初二那年,我没有在校内的作文比赛中获奖,接着又到市里参加复赛;如果同年我没有迷上金庸、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并开始依葫芦画瓢地创作自己的第一部武侠作品(小说写到将近两万字,在同学中广为传阅);


如果初三那年的毕业季,不是流行在笔记本上写诗作文以资纪念,情窦初开的女生们不是纷纷红着脸求我写几句;甚至,如果我没有一个丰富细腻的内心世界,少年轻狂中不时疯长着一种渴望赞美的虚荣;……



如果没有这些“如果”,我就不会掉进文学的深渊,做起沉酣香甜的文学梦。


1986年,我考上县里的高中。别人一进高中,就做冲刺状,全力以赴迎接高考,我的高中生活却优哉游哉,继续做梦。我要说,文学梦、作家梦,几乎是最浪漫、最给力的青春梦。当时学校有个“新芽文学社”,虽然并不红火,却成了我放飞梦想的舞台。很快我就成了文学社的中坚,写诗、办报、演讲、朗诵,哪一样都有我的身影。


高二那年,我在竞选中胜出,当选为文学社社长。从此,更是一门心思读书写作,完全置各门功课成绩下降于不顾。至今我仍记得,一位物理老师在课堂上含沙射影讽刺某些不务正业的文学青年的情景。在高考这条不归路上,我的文学梦显得那么轻飘而怪异。


高三那年,文学社群雄做鸟兽散,只我一个还坚守阵地,惨淡经营。我坚持着每两周就更新教学楼下的黑板报,从组稿、选稿到插图、板书,完全“一条龙服务”,有时稿源紧张,为避免“开天窗”,就把自己的作品换成不同的笔名刊登在上。


课间或午后,我站在长条凳上,拿着各色粉笔在黑板上画图、板书的情景,几乎成了校园一景。而每当看到紧张学习之余的同学,三五成群围在黑板前阅读、品评,给沉闷的备考生活带来些许缓冲,我便觉所有的付出都值!仿佛我并非一个马上要过独木桥的考生,而只是一位把目光放在更远处的摆渡人。不是没有人提醒我,甚至有一回,盛怒之下的父亲,还烧掉了我写满文章的习作本!但这一切都不管用。那时的我,就像一匹桀骜不驯的烈马,不肯按部就班,只想率意独行。



是什么给了我这么大的勇气,如此多的激情?除了怎么也挥霍不完的青春,当然就是阅读了。我是一个容易被书绑架的人。阅读给我带来的能量,足以使我对慌不择路的课本学习产生倦怠,甚至对高考这座独木桥心生轻蔑。


我是一个读完《茶花女》会大哭一场,读完《百年孤独》会做怪梦,读完屠格涅夫的《初恋》会心尖发疼,读完《少年维特之烦恼》会闷闷不乐好多天的人,凭什么要我匍匐在高考的脚下呢?现在想来,尽管高中时代自己在写作上未成气候,但那几年对文学的痴迷和坚持自我的执着,极大地锻造了我性格中特立独行的一面,真是我此生最宝贵的财富,千金不换!至于当时的确读了不少中外名著的收获,倒还在其次。


1989年,我参加了由百家媒体联合主办的“我看中国”国际青少年征文大展赛,拙文《女人啊,我为你哭泣》获得了二等奖。紧接着,河南省首届中学生作文大赛拉开帷幕,全省近十万中学生参赛,我的文章《话说春天》获得一等奖,然后又到郑州参加总决赛,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作文题目是《人间自有真情在》。不久之后的一个上午,当我骑车穿过学校大门的时候,蓦然听到广播喇叭里反复报道着我获得“特等奖”的“喜讯”。……


写下这些往事很让我感到羞愧。甚至比紧接着的高考落榜更羞愧。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一年,本该破格进入河南大学或郑州大学就读的我,成了一名高考落榜生。而在此之前,以为胜券在握的我,甚至参加了郑州一家艺术学校的专业考试,并以优异成绩被录取。


高考结束后,我颇不服气,只身一人踏上北上的火车,先后到郑州大学和河南大学中文系毛遂自荐,我的行囊里,装着一大摞习作的手稿和几张获奖证书。结果如大家所料,两个学校的中文系都表示欣赏有加,爱莫能助。但你可能无法料到,从河南大学中文系的办公楼里一出来,我扭头就钻进了音乐系预科班的考试现场,引吭高歌了一曲,若干天后竟然收到河大预科班的录取通知书。



还有一事也值得一提,在回来的火车上,我和刚认识的漯河考生一路聊天,该下车时却发现行李架上的行囊不翼而飞!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被盗,竟然没心没肺地毫不心疼,我甚至还在想,如果那个小偷读了我写的东西,没准儿从此金盆洗手、弃暗投明也说不定!


这就是年少轻狂的我。文学梦好比麻醉剂,让我对人生的挫折与痛苦失去了痛感。


紧接着的九月,我又一次踏进学校,成了一名“高四生”。之所以选择复读,是因为我的文学梦还没醒来,父亲也以为搞艺术不是“正道”。尽管那一年,我参加《中学生阅读》主办的“中学生心态录”征文比赛获得二等奖,并且把50元稿费捐给了当年即将举办的北京亚运会,但“高四”的生活实在乏善可陈,甚至不堪回首。


更不堪回首的是,第二年高考,天公又不作美。第一场考语文,我提前半小时完成,一直志得意满到交卷时,才发现还有一张整整19分的文言文阅读试卷成了漏网之鱼!尽管如此,那一年我的语文成绩还不错,据说是全县第二名。就这样,失败的高考把我送进了上海师范大学,专科,学制两年。但我仍然毫无痛感,而且更值得骄傲的是,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文系!爱我所爱,无怨无悔。还有什么比“咬定青山不放松”更痛快的呢!



20多年弹指一挥。青春岁月不可复制。文学梦让我爱上了书,阅读生活又使我走进了学术的象牙塔,而今,这象牙塔已无法将我束缚,问学之后,竟然渐生求道之心。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书的滋养。我甚至无限感伤地想,如果青春能从头再来,我要重新设计自己的阅读计划,调整自己的求学心态:从伟大的民族元典“四书五经”开始,遍读古今中外的文史哲名著,扬弃掉现代学术分科细密造成的壁垒森严和固步自封,尽早地摆脱掉先入为主的“理障”和“我执”,以全幅生命拥抱人类的精神创造,为心灵和慧命的不断成长酝酿土壤,播种施肥。



在我看来,阅读就是精神生命的“丹田”,书籍就是人类最大的“补品”。读书不仅可以增知、养气,可以养智、养识,还可以怡情、去俗,甚至还可以养颜美容,变化气质。《礼记•学记》有云:“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我万分庆幸的是,自己一直都在校园里生活,当学生、做老师的经历使我成了一个可以通过不断学习、实现“教学相长”的人。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


内容转自有竹居主人刘强的博客,版权归作者所有


刘强教授来广州主讲《论语》亲子研修营



2019年伊始,著名文化学者、百家讲坛主讲嘉宾、同济大学刘强教授将带领优秀师资团队,南下广州,在风景清幽的白云山庄旅舍,进行为期三天的“《论语》亲子研修营”。刘老师将现场示范“论语六步教学法”,精讲发掘《论语》中的微言大义,并引领亲子学员通过共读《论语》,知书明理,进退有据,进德修业,传承斯文,为营造优良亲子关系,创建优雅书香家庭,打下坚实基础,创造有益条件。



刘强教授(明伦书院名誉山长


1)课程目标:学习《论语》,知书达礼,一生进退有依据


2)课程对象:家长及815岁的学生,亲子共学或夫妻共读


3)课程时间:2019年1月28-30日


4)课程地址:广州白云山庄旅舍(如上课地点有变动,会及时通知)


5)课程教材:

家长课本——《论语新识》

孩子课本——《论语吟诵版》



报名缴费咨询


明伦书院梓潼老师159 8909 6850


分享 2019-10-15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